贵州省发展研究中心完成《贵州生态产品价值实

产品中心 2018-10-30 17:10:13

  经过多年的努力,贵州生态产品种类不断多样,生态系统服务价值不断提高,为了将生态产品价值为经济价值和百姓的收入,根据中心工作安排,农村经济与生态发展研究部组成课题组,对贵州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开展研究,对生态产品的定义、价值属性、推进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意义进行了阐述,剖析了制约贵州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因素,并提出了推进贵州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机制和保障措施。

  课题组认为,“生态产品”是一个新兴的概念,既包括从自然系统中生产出的具有生态功能的产品,主要指清新空气、清洁水源、舒适、宜人气候等,是人类的基本需要,是自然力和人类管护性劳动投入共同作用的结果;也包括对自然生态系统功能产品进行产业化开发衍生的系列产品,主要是指一些具体产品如生态农产品、中药材、温泉养生、森林康养、避暑休闲等等,既体现了自然界对人类发展的恩赐,也蕴含着人类社会内部供给与消费等不同主体间的利益关系。生态产品生产过程凝结着一般的、无差别的人类劳动,它需要通过市场交换或者补偿等方式才能实现其价值。推进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有利于推进生态产品的市场化供给,而市场化机制完善会推动生态产品的供给进一步多样;有利于引领社会绿色消费需求,积极构建具有新经济特色的应用场景,适应新需求、带动新消费,加快培育绿色发展新动能;有利于通过完善基础设施、创造工作岗位、提供公共服务、技能培训补贴、工农业产品价格补贴、基本生活补贴等方式开拓绿色惠民新途径;有利于企业随意排污的倾向,激励企业创新能力提高推进产业转型升级,守住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

  课题组认为,贵州生态产品供给日益多样化。一是全省全省森林面积达到1.42亿亩,共建有各级森林(生态、林木花卉)公园96个,其中国家级森林公园28处、省级42处。林业系统自然区达105个,总面积1345.9万亩,占全省国土面积的5.10%,银杉、珙桐、黔金丝猴、黑叶猴和黑颈鹤等珍稀濒危野生动植物得到有效。建成湿地及湿地相关类型自然区20个,集中式饮用水源地水质达标率保持在100%,主要河流水质保持优良;二是全省经济林面积达到2408万亩,核桃、茶叶、油茶、木本药材、刺梨面积均超过100万亩,花卉及观赏苗木种植面积达到38万亩,林业专业合作社和家庭林场等经营组织达3865个,林业总产值达2000亿元;无公害、绿色、有机农产品3831个,农产品地理标志产品48个,“贵州-中国温泉省”加快建设、生态旅游蓬勃发展,森林康养、休闲度假、温泉养生、避暑养老等新业态、新产品供给层出不穷。生态产品价值日益显性化。2017年底,贵州森林覆盖率达55.3%,生态系统功能日益完善,生态服务价值逐年提升。据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相关测算表明,2010年底,贵州省森林、草地、农田、湿地、水域等生态系统生态服务价值为10558.02亿元;到2016年底,贵州省仅森林生态服务价值就达7484.48亿元/年,其中:涵养水源2142.95亿元/年、净化大气2088.57亿元/年、生物多样性1431.42亿元/年、固碳释氧1169.96亿元/年、保育土壤459.98亿元/年、积累营养物质137.42亿元/年、森林游憩价值54.18亿元/年;河流、湖泊、湿地、农田、土壤等生态子系统的服务价值也日益。但是,通过课题组认真剖析发现,贵州生态产品的价值还没有为全省的经济实力和百姓的收入,主要受制于以下几个方面的因素:一是没有明确的产权界定,二是生态产品价值难以评估,三是生态资源的价格不能体现资源价值,四是市场化机制不完善。五是缺乏一定的法律制度规范,六是人才支撑不足。一方面是技术人才支撑不足,另一方面是优质经营人才缺乏,表现为经营者格局“小”、市场敏锐度低。七是对生态产品价值的开发利用不够,新业态、新产品不多,产业链较短,生态产品认证滞后,品牌打造不力、影响力较小。

  当前,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进入了发展新阶段,为了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需要,贵州作为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试点省份,需要理清思,以“创新、协调、绿色、、共享”的新为引领,按照“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论,提高认识,把绿水青山当作“第四产业”来经营,充分发挥市场在生态产品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从以下几方面,建立推进贵州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一是建立“评估-定价-交易(补偿)”的价值实现机制,提高生态产品供给能力,首先要建立公共生态资源价值年度“评估”机制,奠定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基础。包括建立贵州生态产品价值体系、建立贵州碳汇储备评估机制、建立排污权价值体系等。其次要完善公共自然资源“定价”机制,构建“价、税、费”联动开发体系,包括完善定价机制、推进以金为核心公共自然资源税费制度重构、建立完善排污权定价机制和完善污水和垃圾处理费征收机制等。第三要建立公共生态产品市场“交易”机制,推进生态产品基础价值实现,包括建立碳排放报告制度、开展碳排放重点企业的动态监测、完善贵州碳排放交易体系,健全碳排放交易制度;开展企业节能量评估、强制企业开展节能量交易,建立强制性节能量交易机制;加强监测和排放监管,完善排污数据,探索建立排污权交易机制;完善法律法规,促进统一市场建设。第四要加快完善公共生态产品“补偿”机制,推进生态资源,包括建立重点生态公益林补偿标准动态调整机制、探索省际间区域补偿带动公共生态修复、继续推广单株碳汇补偿扶贫项目、开发林业碳汇项目、争取国家湿地生态效益补偿和退耕还湿项目、推动实施省内全流域公共生态补偿、开展耕地(农田)地力补贴(耕地生态补偿)试点等。二是建立生态产品价值“创造-展示-营销-”机制,探索生态产品产业化增值途径。首先完善生态产品产业化价值“创造”机制,包括探索多种途径着力增加生态农产品供给、完善扶持机制发展更多生态业态等;其次要完善生态型产品价值“展示”机制,包括加快制定省级生态品牌标准和检测标准,开展生态产品认证,围绕重点生态产业抓好区域公共品牌建设、支持龙头企业打造生态品牌等;第三要建立生态型产品价值“营销”机制,包括推动市场化生态产品宣传和交易平台持续扩大、推动生态产品市场持续拓展等。第四要完善生态型产品价值“”机制,包括建立以绿色生态为导向的农业补贴制度、实施生态产品质量追溯行动、建立水土改良机制等。

  最后,课题组从建立贵州生态产品数据库、建立生态资源产权制度、建立完善绿色金融支撑体系、强化企业和责任落实、推行和绿色发展的立法、加强相关人才队伍建设等方面提出推进贵州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保障措施。(责任编辑 聂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