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 成都法院案例入选最高首次发布的行政诉讼

成功案例 2018-11-02 14:22:54

  原标题:案例 成都法院案例入选最高首次发布的行政诉讼附带审查规范性文件典型案例

  为进一步体现对规范性文件的司法监督,提升全国法院的办案质量,最高近期从全国范围撷选了行政诉讼附带审查规范性文件典型案例,于2018年10月30日上午10:00在最高全发布厅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向社会公布。其中,由高新法院一审、成都中院二审的成都金牌医疗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诉四川省成都市科学技术局科技项目资助行政许可案入选该批典型案例。

  该批典型案例具有较强的针对性和指导性,既强调了规范性文件“附带性”审查的原则,也明确了附带审查规范性文件的法律界限;既强调了规范性文件的性审查原则,也明确了规范性文件不存在违法情形时应当在判决理由中予以认可;既强调了规范性文件审查的有限性审查原则,也明确了对规范性文件附带审查可采用征求制定机关意见等审查方式。

  成都金牌医疗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诉四川省成都市科学技术局科技项目资助行政许可案

  金牌医疗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金牌公司)就已获得专利授权的雾霾治理机向四川省成都市科学技术局(以下简称成都市科技局)申报科技项目资助。2014年6月29日,成都市科技局根据其制定的规范性文件,认为金牌公司的申报中缺少审计后的财务报表和专项研发费用报表,对该申报作出退回修改的决定。金牌公司认为,其申报项目已成功申报四川省科技厅2015年科技支撑计划重点新产品研发项目,应自然具备成都市战略新兴产品的申报和资助条件,故成都市科技局退回补充修改的理由不能成立。同时,其认为成都市科技局制定的规范性文件违法,故诉请法院对其予以审查,并确认成都市科技局于2014年6月29日作出的退回修改行为违法。

  成都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一审认为,金牌公司所诉的行政行为,是成都市科技局因金牌公司未完整提交申请所需材料而无法进入实质审查程序的一项告知行为,可视为一种程序性行政行为。本案行政程序尚未进入对金牌公司申请事项的实体认定阶段,成都市科技局作出的审核告知行为并未产生是否给予金牌公司项目资助的法律后果,该程序性告知行为不属于实体上的行政行为,没有直接影响金牌公司的实体权益。同时,依据《中华人民国行政诉讼法》第十、第五十相关可知,当事人直接就规范性文件的审查向起诉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行政诉讼对规范性文件的审查应当依附于案涉行政行为的审理而进行。因此,如果所诉行政行为不符合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同时提起规范性文件审查的请求也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本案中,金牌公司所诉审核告知退回修改的程序性行政行为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故其请求审查并确认成都市科技局制定的相关规范性文件违法的诉请也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遂裁定驳回金牌公司的起诉。金牌公司不服提出上诉,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规范性文件附带审查制度在促进权益、监督规范性文件的制定以及促进“科学立法”的进程具有积极的意义。在本案的审理中,明确,原告提起规范性文件的审查需符合“附带性”的原则。首先,审查对象的附带性,只有直接作为被诉行政行为依据的规范性文件才可能成为的审查对象;其次,审查模式的附带性,即对规范性文件的审查只能在针对行政行为性审查中附带提出;最后,审查结果的附带性,对规范性文件的审查是为了确认诉争行政行为的直接依据是否进而确认行政行为的性,经审查后确认该规范性文件不,处理方式为认定行政行为的依据,并向规范性文件的制定机关提出处理,而不就规范性文件的性做单独判定。本案中,由于被诉行为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故原告一并提起要求确认被告制定的相关规范性文件违法的诉请也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